巴西纪行十六之弱势群体

2019-06-26网络整理

  帕米拉和鸿飞在一个办公室,两个人相处融洽。从建站开始,便在工地上工作,直到今天仍然在处理着最后几个月的收尾工作。用咱们中国说法,这是个胳膊上能跑马,拳头上可站人的女汉子。但谈起天来才发现,虽然上工地不让须眉,谈起天来“女汉子”却是莺声燕语,巧笑倩兮,和普通巴西女孩子没什么两样。巴西人实在是很有趣的存在。

巴西纪行十六之弱势群体

鸿飞和帕米拉

  谈到在工地遇到鳄鱼,帕米拉觉得好像很正常,今日新闻,说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一共挖到了三条,都只有不到一米长,没什么可怕。

  “怎么会从地里挖出来呢?”我问,是啊,这鳄鱼又不是出土文物,怎么会埋在地下呢?

  听了他们的解释才明白,这的确是很正常的事情。欣古换流站并不是砍伐雨林之后建立起来的,这是一片很久以前已经被砍伐过的林地,此后被当作牧场,所以野生动物布不算多。如果像我们一部分线路穿过的那种传统意义上的雨林,建设一座换流站所费的功夫就太大了,IBAMA这样的环保部门也不能同意,因为这样需要砍伐的树木太多,他们会认为对环保破坏太大。我们自己也不愿意选择雨林地带来建设这样的大型站点,万一一切都准备好了,开工时忽然发现林区中有一棵大树是保护物种不能砍,那就该轮到我们抱着树哭了。

巴西纪行十六之弱势群体

欣古换流站附属区

  尽管是从牧场主那里完成的征地,今日新闻,但所谓牧场在亚马逊这种地方都大得吓人,和荒原差别也不算大。这样的牧场,处于当地降水丰沛的气候条件下,很多地方形成了湿地沼泽,别的动物在雨林被砍伐时多半搬家了,只有鳄鱼在这里继续繁衍下来。不过,对鳄鱼来说,这里的好日子只有半年。欣古一带旱季雨季分明,雨季的时候鳄鱼可以过的很舒服,而旱季的时候有些河水会断流,而小湖泊会干堌。与我们猜测的鳄鱼会逐水而走这样的想法不同,很多鳄鱼十分懒惰或者习性使然,它们并不因为旱季的到来迁徙,而是寻找积水汇集的地方呆下来。随着水越来越少,鳄鱼也会逐渐减少活动,甚至和泥浆板结在一起,等待雨季的到来。从科学的角度,鳄鱼还真是有这个本事,太平洋喀里多尼亚群岛曾有一次火山爆发产生了一座新的岛屿。刚刚诞生一百多天,火山灰还没有完全冷却,一条鳄鱼便游到了岛上。可惜的是,那时岛上还没有食物可以供其充饥,结果这条鳄鱼竟然被饿了两百多天,最终奄奄一息之际被登岛的科研人员发现-- 饿了两百天还活着。

  建设欣古站也是在旱季。巴西雨季道路都被淹没,牧场成为一个个水塘,所以我们只能选择在旱季施工,结果就挖到了躲藏在泥里的三条鳄鱼。这些家伙被发现时几乎与半干的泥浆板结在一起,只有眼睛还能转动。

  那么,这几条鳄鱼怎么处理的呢?是不是制成了标本?

  帕米拉听我这样说,两眼瞪得溜圆,看我的眼神很带有些对乡巴佬的无奈:“鳄鱼这种随处可见的东西,有什么好做成标本的?”

  鳄鱼这种随处可见的东西……我被这种说法雷得外交里嫩,要知道我们一个动物园跑了头鳄鱼都能上几天新闻头版的,巴西人怎么这样淡定?

  然而后来了解得多了,才发现巴西人的淡定自有道理–鳄鱼在巴西,是一种属于弱势群体的动物。

  巴西的鳄鱼主要是凯门鳄,最大体长可以达到三米,有着锋利的牙齿,还有坚固如同甲胄的外皮,多次听到其攻击人类的新闻,怎么会是弱势群体呢?

  

巴西纪行十六之弱势群体

  的确如此。有人发过视频,·显示一头凯门鳄在美洲丛林中试图捕食一条大鱼,忽然全身颤抖起来,一会儿工夫就横尸水面–原来,它要捕食的不是个善良的家伙,那是亚马逊河特有的电鳗,可以瞬间放出300伏特到400伏特的电流,人称水中高压线,鳄鱼如何吃得消?

  捕食失败也就罢了,这么凶恶的鳄鱼,在这里还常常被别的动物当作捕食对象。

  一位国网巴控公司的员工曾给我讲述他在丛林中一次见到美洲豹的情景。当时他的位置在于船上,远远地看到岸上有一对美洲豹在那里走走停停。美洲豹是一种善于隐蔽的动物,能上树,能凫水,又是习惯于夜间出没,即便是在南美洲这个美洲豹的故乡,要见到它的尊容也非常不容易,特别是我们在施工中使用大型机械,会发出令美洲豹很不喜欢的噪声,所以很多工作人员成年累月在雨林中作业,也从来没见过它的影子。如今居然一下子见到了两只,实在是奇遇。美洲豹是一种非常凶猛残忍的雨林杀手,但现在双方一方在船上,一方在岸上,处于井水不犯河水的境地,所以我方人员有惊而无惧,还可以仔细观察一下这种大型猫科动物的样子。

1: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内容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本网删除。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